当前位置:佛教主页 > 佛教故事 > 正文

菩萨为什么来到尼连河边呢?

菩萨离开了王舍城,和追随他的五人一路游历,来到了尼连河边伽耶山,在山顶的一棵大树下敷草而坐。菩萨在树下静静思惟:“世间的修行者和婆罗门,他们放逸身心住于贪欲之中,跟随热恼而奔波,虽然他们表面看起来是在行苦行,而实际上离大道是越来越远了。就像有人为了取得火苗,于是将湿的木头放在水中,然后钻木取火一样,无论他怎么努力,那也是白费啊。这些修行人也是如此,他们的心住在贪欲之中,就算行再多的苦行也无法证得出世间的殊胜智慧。”

然后菩萨又思惟:“世间的沙门、婆罗门,如果能够驾驭自己的心念,而不被贪欲左右,但是依然贪着于修行的境界,那纵使他是在修行苦行,那他离道也还是很远;就像有人为了取火,却把湿漉漉的木头放在陆地上钻木取火一样,他能够在湿木上取得火焰吗?如果有人心起贪爱而不能得到寂静,那纵使他修行苦行也是不能证得出世间的殊胜智慧的。”

菩萨接着又进一步思惟:“如果世间的沙门婆罗门,能够摄持身心,远离贪欲,降伏烦恼,以最上寂静而修行苦行,就能证得出世间的殊胜智慧。这就像有人想要求火,把干燥的木头放在干燥的土地上,然后钻木取火一样,显而易见,这人一定能够取得火焰。如果有人不住贪欲之中,身心寂静,勤修苦行,就一定能够证得出世间的殊胜智慧。”

菩萨静静地思惟着,不知不觉走出了伽耶山,慢慢来到优楼频螺池的东面,见到了尼连河。

菩萨远望尼连河,只见河水清泠,连河水中涌动的浪花也是那样的皎洁。河岸两边平正舒展,林木高低错落有致,还有种种花果点缀在树林之中,是那样的繁茂可爱。河边的村落土地丰饶,房子连绵相接,人烟稠密,居民富庶。

菩萨一路向前走着,来到了一个地方,这里寂静空旷,没有洼陷,也没有突起的地方,不远不近也不高不低。菩萨第一眼就看上了这个地方,心想:“这个地方很是适合于安神,古来许多修圣行者一定都在此处安住过,因此有如此的遗泽。”

菩萨随后又想道:“我现在示现在这五浊恶世之中,这里的下劣众生和外道们,他们贪着我见而修苦行,被无明所暗覆而妄加推求修行之路,通过自苦身心想要寻求解脱。他们有的拿着食具游行乞食;有的仅用一捧食物就度过一天;有的根本不乞食只是等待别人来施舍;也有不受他人的施设而自己求乞,想用这样的方法寻求解脱。

他们有的只吃草木的根茎、枝叶花果、莲藕、米糠、米泔、油滓;有的不吃沙糖、酥油、蜂蜜、醇酒、甜酢,希望以此可以得到解脱。

他们有的每天只到一家乞食,有的到两家、三家或者七家乞食;有的一日一日、两日一食,乃至半月或一月一食,希望籍此可以得到解脱。

他们有的每天随月亮的圆缺而增减食物;有的每天只吃一小撮或者七撮食物;有的每天只吃一颗麦子一粒芝麻一粒米;有的只是喝净水,用这样的方式寻求解脱。

他们还有的一边呼唤着自己所崇拜的神一边绝食而死,以为可以随着自己的意向得生天上;有的用飞禽的羽毛作为衣服,或者穿着树皮,或者穿着牛羊皮、别人抛弃的布碎和毛毯;有的穿着一件衣服乃至七件衣服,或者把身体涂成黑色或者红色作为衣服,或者干脆就赤身裸体;有的手提三杖,或者在杖上串上骷髅头,用以寻求解脱。

他们有的一天沐浴一次、一天沐浴两次,乃至沐浴七次,有的则常常不沐浴;有的往身上涂灰、有的往身上涂墨;有的往身上洒粪土,有的在头上佩戴枯萎的花朵;有的用五热炙身,用烟熏鼻,然后从高岩上坠下来,有的常常翘起一只脚,然后仰观日月;有的刻意躺在荆棘、粪土、瓦砾、石头、板杵之上,希望用这种方式得到解脱。他们有的念唵字、有的念娑婆、有的念苏陀、有的念娑婆诃,或者受持咒术,讽诵吠陀经典,用这样的方式寻求解脱。

他们有的依止梵王、帝释、摩醯首罗、突伽、那罗延、拘摩罗、迦旃延、摩致履伽、八婆苏二阿水那、毗沙门、婆娄那、阿履致、旃陀罗、乾闼婆、阿修罗、迦娄罗、摩睺罗伽、夜叉、步多、鸠槃茶等诸天鬼神,用以寻求解脱。

他们有的归依地水火风空、山川河池溪壑大海、林树蔓草塳墓四衢,养牛之处及[土*厘]肆之间,乃至于崇拜刀剑轮槊等一切兵器,以此想要求得解脱。

这些外道因为怖畏生死,所以勤于寻求出离苦难世间的方法,但是他们却不知道,这种无谓的苦行对于他们没有丝毫的利益可言。因为他们把非皈依处作为皈依,把不吉祥的事情当作是吉祥之事。”

分享到:更多 ()